蕭王府顯靈神蹟略記

#神靈馬祖 #好神故事 #北竿


作者:李駿逸/攝影:袁孝文


轉載自馬祖北竿玉封蕭王府廟同興社

一、姜元泉先生篇

金大人

(一) 前言

蕭王府廟諸神佛在馬祖北竿島開基,受地區居民之信仰及供奉香火已近百年,其間各種神蹟顯靈故事甚多。或有人已記憶模糊,或有人不曾公開對他人述說。


筆者因在民國六十四年(舊廟落成前兩年),被蕭王爺點召為轎將(抬神轎鑾駕者),始正式接觸了蕭王府信仰的許多事務,也經由許多的前輩及長者的互動及閒談而聽聞了許多的神明靈驗事蹟。筆者在閒靜之時思索回憶,並整理數則故事,與社友及十方信眾共同分享。希望能引發許多人的懷舊及回憶,更祈能拋磚引玉,希望能有更多精彩的故事能提供,編印成冊,俾使往昔的真實故事,能夠傳頌至子子孫孫。文中若有謬誤之處,敬請知悉者不吝指正。


(二) 故事一

本廟早期之桌頭(請神登鑾轎在桌旁解說猜測者)姜元泉老先生,相信許多人都認識。在民國30年代初期,八年抗戰已近尾聲,姜公當時尚未加入本社,而老先生在北竿島行醫是眾人皆知。且他年輕時曾拜道教名師學習法師符咒之術,故有登壇請神、送神及引導乩童神灵登鑾之功力。


事情發生在北竿島橋仔村,橋仔在昔日是漁業大港,人口眾多甚是熱鬧。當時有位女乩童,是長樂縣梅花鎮人氏,她供奉的是梅花鎮的「三將爺」,而該神明「三將爺」也是坐乩在她身。人都稱呼她為「拿仔妹」(馬祖方言諧音)本名已不得知。一次有民眾請求「三將爺」辦事,遂請姜老先生為「拿仔妹」《打童》(扶乩請神)。姜公因有鴉片癮,故想早些辦完事好去吸煙,但「三將爺」卻遲遲不肯登乩身,姜公因心急而不悅,遂口唸咒語用背箭催其登乩,不意使「三將爺」受傷,「拿仔妹」當場口吐鮮血,因而結下樑子,「三將爺」登乩後,即開言:法師好大膽,五日之內必取法師性命,果然數日後,姜公無故竟昏迷不省,昔日醫藥不發達,家人都心急如焚,無計可施,昏迷多日仍不得清醒,只得備辦後事。經親友建議到塘岐村求「蕭王府」幫忙看看,於是來塘岐周吓蒙老先生府中抬神轎請「蕭王爺」,幾經哀求,王爺查明情況後決定幫忙解難,遂抬神轎到橋仔村與「三將爺」當面協談,請求高抬貴手放其一命,甚至王爺神轎親自下跪請求,無奈「三將爺」鐵石心腸,就是不允。至此王爺神轎立即起身,表示「蕭王府」必將姜老先生之魂魄搶救回來。遂直奔回塘岐本壇,馬上調集兵將船號(神明統轄之水兵船隊),安排決戰事宜,二日後,姜公悠然自己清醒,家人欣喜之餘,問其所經何事?姜公答說:「不知何故,只知身被囚在一艘船艙中,但見一位綠面將軍手持雙斧,劈開船板將我拉出,催說快下船,已到你家港口,速速回家吧!我一看眼前已是橋仔村澳仔口,即快步回家,便清醒了。」那時姜公家就在澳仔口岸邊。


此事件後,全北竿島為之沸騰,人人談論此事,至今尚有年長者能敘說此事。後來證實綠面將軍即「金王爺」,至此姜老先生衷心信服,隨即加入「蕭王府」的信眾行列,不久之後即有新社之成立,而後姜老先亦成為桌頭,為眾多社友服務。


註:資料提供口述者:姜元泉、袁火水、姜伙生。


二、揚威梅花鎮篇

蕭王爺 中壇元帥太子爺

故事二


經過姜老先生事件之後,「三將爺」透過乩童放話:「必將捉拿『蕭王府』轎將生命,「蕭王府」有膽不妨到梅花鎮來一決高下」。因此又引出另一些神蹟故事。


事情過了一段時日之後,「蕭王爺」登鑾駕指示:「要去梅花鎮拜訪『三將爺』」,眾轎將及社友對上次事情記憶猶新,對此旨意都驚恐不已,此時期福建沿海及各島都算日軍佔領區,各港口及海域都被日軍控制,要去大陸是非常危險的,大家都懇求「蕭王爺」暫時打消此行,惟「蕭王爺」意志堅定,非去不可,無柰大家只好聽從「王爺」指示。


「王爺」指示由周吓蒙老先生帶領,同行轎將有周茹顯、袁火水、王暖暖(王家華先生令尊)、黃木連(黃善學先生令尊)、康蔡金(康永順先生令尊)、周吓八(周永發先生令尊)等帶著鑾轎乘船前往梅花鎮,此時,黃善學先生尚年幼生重病,其父無心情前去,「王爺」表示:「若不去子必死,去則可安好」。黃老先生無奈只得應允同往,不日黃善學已然病癒康復,真是靈驗也。


於是一行人,準備換洗衣物,帶著鑾轎搭乘林灼灼先生(林禮貴先生令尊)之令弟,林照照先生的馬舢(昔日之商客船)前往長樂縣梅花港。此一訊息早已傳到梅花鎮,出發當日,該鎮許多民眾得知何時「蕭王府」一行將到達碼頭,群眾們都到海港邊等候觀看,梅花鎮位於閩江出海口,當船駛至將近梅花港時,發現閩江內駛出一艘日本巡邏挺,此時,船上眾人開始緊張,甚至害怕,因為在當時,日軍若發現有任何可疑船隻,船上貨物及船充公外,人員不是被抓,就是現場殺害。而岸上的梅花鎮民眾,也都發覺此一情形,大家都為該船全體人員捏把冷汗。周吓蒙老先生更是害怕出事,隨即點香禱告,請「王爺」顯靈保佑,其他人員也口唸「王爺快顯靈」,沒多久,該日本巡邏艇,竟自行掉頭離去,化險為夷,大家才回神過來虛驚一場。


「蕭王府」與「三將爺」在橋仔之事件,早已傳遍整個梅花鎮,當一行人及鑾駕登岸後,民眾大放鞭炮以表歡迎,並引領鑾轎及轎將們至一處大宅院,或許是祠堂吧!此時已聚集大批民眾圍觀,爭看傳聞中的「蕭王爺」如何的威靈顯應?場中也早已準備好桌椅香案等應用之物。當地出面接應的主要人物是一名乩童名叫「劉牡司」(暫音),其本人也是法師,在梅花人心目中極有實力及地位。或許如此,他當時並未將「蕭王府諸神」看在眼裡,於是公然叫陣,「蕭王府諸神」能否登他乩身?而他此時人在屋內,卻戴著斗笠,原來他早已有備而來,預先將八卦暗藏於斗笠之中,故「蕭王府諸神」無法登其乩身,當「南京先生」登鑾轎時察覺此事,與他言談週旋之時,乘其不備以轎手將其斗笠推斜一邊,霎時「蕭王爺」隨即登其乩身開口言道:「吾今帶將來此,看『三將爺』如何發落?」圍觀群眾都驚訝萬分,全場瞬間鴉雀無聲。


隨後,諸位大人輪流登乩身開言,「南京先生」登乩身時,以標準的京片子說話,眾人嘖嘖稱奇(因劉牡司不會說普通話),「金王爺」開言大家都聽不懂,就好像鳥鳴叫聲(金王爺乃東北人氏,生於商朝年代久遠,所說可能是東北某地方之方言),三太子開言則是稚童之音,說話速度很快。如此輪番登其乩身之後,「劉牡司」已是疲累不堪。


休息了好一會兒之後,「劉牡司」向「南京先生」表示,可否請「玄壇元帥」登乩?(因他已知玄壇元帥遠赴南方訪友)想說如此可難倒「蕭王府」。不意,「蕭王爺」也已知此事,「南京先生」即退駕,改由「蕭王爺」登鑾轎,告知「劉牡司」可請「玄壇元帥」登乩,只稍等半個時辰即可,「劉牡司」懷疑著表示:「有可能嗎?」若能,他自當信服,「蕭王爺」隨即退駕,親自趕往南方,將「玄壇元帥」請回,馬上登乩開言問曰:「法師欲本元帥回宮登乩所為何事?」「劉牡司」之眾弟子及助手頓時無言以對,只好說:「法師因今日「蕭王府諸位大人」駕臨,故請元帥能親自接待」,「玄壇元帥」回曰:「希望爐下弟子們,多鳴炮焚香,誠心接待王爺大駕」。不久,外面廣場鞭炮聲大起,持續不斷,後「三將爺」也登乩開言:「先前與「蕭王爺」之不愉快事情,希望不要再放在心上,盼能化敵為友」,其後,兩地區之神明多有互動往來。


梅花民眾也熱烈招待此行的轎將及隨行人員,真可謂神、人皆大歡喜,當地民眾人人談論此事。


資料提供口述者:袁火水、周茹顯、周秋弟。


三、梅花鎮裁布製衣篇

南京先生

故事三


在梅花休息一日後,大家準備返回馬祖,「南京先生」登鑾轎表示:「蕭王爺指示,要四位轎將及桌頭抬著鑾轎去泉州謁香,但需先準備四件米色卡其背心做為轎將服裝。


當時在場梅花人士表示,此時機可能很難找到卡其布料,因為日軍在佔領區,嚴令禁止百姓買賣及穿著卡其布料的衣服,日兵軍服為卡其色也,「南京先生」表示:「在福州市有一位梅花人開設的布莊,在其店中樓梯角落下方堆放舊布料處,尚有一些卡其布可用」。眾人不得以,只好請梅花人幫忙,去到福州該梅花人的布店中,說明此事。果然在樓梯角落處找到卡其布料,馬上很小心的拿回梅花,即請裁縫師當場裁剪四件背心,該裁縫師傅用尺丈量後說:「該布料不夠四件」。「南京先生」表示:「請師傅放心下刀剪裁,定可剪四件,只是缺

「ㄍㄠˊ」(衣服轉折接縫處,補貼的小布塊),裁縫師便依照「南京先生」指示裁剪布料,果然剪成四件背心。於是另外找了一些碎布為「ㄍㄠˊ」,加工縫製成四件背心。


「蕭王爺」隨即指定周茹顯、袁火水、黃木連、周吓八四位轎將及一位桌頭,五人立刻踏上首次的祖廟謁香之旅。其餘人員便先返回馬祖北竿,其五人從梅花鎮出發到泉州祖廟,抬著神轎一路步行,走了七天七夜,才到達泉州祖廟,完成進香後,便立刻返鄉,自然還是在梅花鎮搭船返回北竿,梅花鎮許多民眾都到碼頭歡送,鞭炮聲不絕於耳,場面真是熱鬧感人。此首次進香可惜祖廟沒有記錄,要不然返回祖廟進香的記錄要比台灣的許多廟宇都早很多。

資料提供口述者:袁火水、周茹顯、周秋弟

四、宣爐篇

左、中:宣爐,右:宣爐底部

故事四


去祖廟進香人員回到梅花鎮後,因之前林照照先生的馬舢已返回北竿,所以拜託梅花人請當地名商人林可前(暫譯名)先生的馬舢載送五人返回馬祖,林先生答應了,只是必須要負責將船開回梅花港來,也因此又引發了另一段顯靈故事。


當林可前先生的馬舢到達橋仔港後,本欲在次日由王暖暖先生將船開回梅花鎮歸還,但此時期北竿是由當時自稱「海上保安隊」管轄,當時「海上保安隊」的一位連長,其部隊駐紮在白沙,因他的妻子正巧當日腹痛非常厲害,必須馬上送到福州市才有辦法治療,但沒有船隻可搭,此時聽說橋仔剛駛抵一艘馬舢,於是他立刻下令派兵封船(徵調船隻)欲送他妻子去福州醫病。這時「蕭王府」主事人員大家都很緊張,若是違令不從,恐有人被關或是被殺(當時那些握有兵力的軍人有如土皇帝),若是船被封,往後船隻命運不知會如何?也許船隻要不回來,那事情可就嚴重了,藉時如何向梅花鎮林可前先生交待呢?在慌亂無絮的狀況下,只好向「蕭王府」神明請示,「南京先生」登鑾駕表示:「去白沙與該連長協談」,到白沙後「南京先生」與該連長說:「令夫人的病症在今天半夜之前就會好轉,不必去福州了,請將徵扣的船隻放行,讓船如期駛回梅花鎮歸還」。該連長有疑

,再三問「南京先生」是否能確定,保證他妻子不會有生命危險,若為真實,船隻可以放行,但若他妻子有何三長兩短,必須要轎將償命。一同前往的轎將都怕的要命,問「南京先生」真的有把握嗎?這可攸關人命的事啊!「南京先生」斬金截鐵的表示:「在午夜前一定會好轉,大家先回塘岐等消息」。雖說如此,大家心裡還是七上八下的不踏實,始終關心著此事,終於消息傳回來,果然在午夜前那連長妻子腹部疼痛的症狀已好很多了,只是還有些許腹脹不舒服,至此大家才稍鬆口氣。次日乃由王暖暖先生將船開回梅花,而該連長也在次日親自前來塘岐,請求「南京先生」進一步醫治他的妻子。「南京先生」登鑾轎表示:「經醫治夫人已無大礙,只須三、四日即可痊癒」,同時出幾道藥符,請連長帶回用開水燉過給他妻子服用,數日之後,果然完全康復,此事件在平安和諧下落幕。


沒過多久日子,該連長帶著隨從,送來了銅香爐一組及銅燭台一對,表示答謝「蕭王府」神明的靈驗恩德,後來經人研究考據,這些都是古物,尤其「銅香爐」更是赫赫有名的「宣爐」,這些古物至今仍妥善保存在廟中。

資料提供口述者:袁火水、周茹顯、周秋弟、王吓顯。


以上幾則神蹟故事都是真實的,亦都是故事中參與之人或其親屬在閒暇之時與筆者閒談口述。因經年累月或許有些許的出入,尚祈知者不吝指正。

這些事蹟在當年都曾轟動全北竿島與對岸的梅花鎮,人們在茶餘飯後仍談論不已。今尚有許多社友個別有感應靈驗之事,並未四處宣揚所知者不多,故未能編列入冊記載,如有社友有神靈感應之事蹟,可提供詳細資料,適時再編寫成故事,無任感謝,並請指教。


李駿逸整理謹書2005.11.05日


五、蕭王府顯靈事蹟

口述:黃善學 記錄:李駿逸


七月二十一日(農曆六月十九日),為「蕭王府」廟,春季祭祀神佛聖誕大典,旅居臺灣的社友也有許多人專程返馬參加。當天慶典完畢後,中午社友大會餐,餐會後社友及轎將回到廟裏休息並閒話家常;黃善學先生如今應算是「蕭王府」廟的老轎將,已有四十餘年的參與的經驗。大夥們聊的起勁,黃善學先生也就打開話夾子,說了一些他自己親身經歷的神蹟故事給年輕人聽:


《事蹟一》

善學先生憶起,大約在十一歲那一年,「蕭王府」舉辦補庫佈施法會,地點是現在塘岐國小幼稚園旁的空曠場地。法會在中途休息時,鑾轎座駕在地上,參加法會的大人們都回家休息;此時現場空無一人,善學先生兒時的玩伴,周永發先生、林金泉先生(歿)劉清鏞先生(歿)四個孩子正好聚在一起,清鏞先生較年長,就提議四人去抬神轎玩玩,於是四個人一起到法會現場,見四下無人,他們就大膽的將神轎抬起,但是尚缺一人作桌頭(因四個人抬神轎,另需一人當桌頭),四人正在發愁之時,恰好李發林先生(歿)也來到現場,孩子們就要李發林先生來當桌頭;發林先生一看這如何使得,當下立刻拒絕,並責備小孩不可亂來,同時立刻離開現場。四個小孩見玩不起來,便放下神轎吆喝著到別處去玩。此一事,除李發林先生一人知情外,沒有其他人知曉。待神明約定的時辰一到,社友們陸續返回到法會現場,轎將們抬起神轎,「金王爺」隨即登上鑾駕,在桌面上點了四下,當時桌頭是周吓蒙老先生,猜了約十多分鐘毫無頭緒,此時李發林先生,又來到了現場,看到此情形,就說:「是不是講那四個小孩的事?」「金王爺」立刻表示《對》,大家都不明白所說何事來著,李發林君就將之前看見四個小孩,抬著神轎玩耍之事敘說一遍,大夥們都說這些孩子,太大膽也太頑皮了。「金王爺」表示馬上將四人找回來,於是四人被傳喚到現場,「金王爺」便責罰四人跪在鑾駕下面一柱香的時間,另外每人罰金紙元寶一萬(一梱)。善學先生說:回憶起來此事歷歷在目,至今尙印象深刻。


《事蹟二》

善學先生及至成年時,乃從事捕魚的工作,其家中同時經營製冰廠,因製冰需要大量用水,需要挖掘水井以敷水量,當挖掘水井的深度時,井底需要鋪上卵石層,如此取水時,水才不會混濁,工作人員要到機場旁邊的后港澳口撿拾卵石,善學先生也參與撿拾的工作;在撿拾卵石過程中,突然感到肚子很不舒服,當石頭運回塘岐後,善學先生腹痛更為嚴重,甚而嘔吐難過;因事發太過於突然,於是請求「蕭王爺」解厄看看。立刻到康永順先生老家抬轎請神,(那時候周吓蒙老先生已過世,請示神明事情已改在康先生家),桌頭由姜 元泉老 先生擔任,請神時先由「南京先生」登駕,查明情況後,轉請「金王爺」登駕,王爺表示已查出乃「王府」自家船號(神營兵將)泊船在后港,因為誤會而傷到善學先生,「金王爺」立刻敕出六張神符,給善學先生在腹部撫數三百後燒化;沒多久腹痛即止,身體也不再難過,再休息半天就全好了。善學先生表示那種感覺,真正是兌現的靈驗,沒有親身體會是無法了解的。


《事蹟三》

善學先生從事捕魚的工作,有一段相當長的時間,這一事件是發生在海上,有一天漁民們,發現在大嶼礁(軍艦嶼)附近,有一艘大陸魚船發生撞山海難,船上人員都已失蹤,只有破船在大嶼礁附近載浮載沉,許多漁民們都提前出海,想說到船難現場附近看看,能否撿拾一些可用的漁具。善學先生的漁船是由他掌舵的,當船行駛到大嶼礁後,看到已有許多船隻都已在那裡,心想大概也撿拾不到什麼好東西了,於是決定將船隻駛回到自己的漁區,下網捕魚。在不經意的狀況下,説道:「大嶼礁這麼大,這船家是如何行駛的,將船隻駛到撞上」,不料此一無心之語,卻引來他的大麻煩;在海上作業中,就覺的全身疲累難過,勉強把工作完成,在返航途中,人越來越難過,就叫人接手掌舵,自己躺臥在船上休息,船駛回到塘岐港後,勉強上岸,實在支持不住,就倒臥在沙灘上,家人得知大為緊張,趕緊攙扶回家,立刻到康先生家去,請神明幫忙排解,「南京先生」登駕,查明後要善學先生自己來到現場,黃先生一到現場,「南京先生」即以轎手指其口,意謂他在海面上時,口中有説了甚麼話,黃先生一時想不起來,便回答說「沒有」,但「南京先生」堅持他有説,黃先生再三回想説道:該不會在大嶼礁海面時,對發生海難的船隻説的話「大嶼礁這麼大怎麼會撞上」。「南京先生」表示就是這件事,現在必須請「金大人」出面才能處理,隨即轉請「金王爺」登駕表示:『該艘船隻上供奉有神明』,該船隻供奉的神明説:「我們現在已經落難了,你還在説風涼話」。故有意要懲治善學先生;經「金王爺」不斷與該神明溝通,並請他們到「蕭王府」中作客,由「金王爺」作東,熱烈招待並表示歉意,因為轎將無心之言,請高抬貴手,終於擺平此事。數日後,送這些神明回歸本位(只是當時沒有請示是何方神明及尊號)。善學先生於次日不藥而癒。

我們在場的年輕後輩聽到這些神蹟故事都覺得,即玄妙又神奇。

289 次瀏覽

© Matsugod 2019  |  本網站由連江縣政府文化處負責維護管理

參考資料      |    馬祖好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