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公與朋友的Party

#年節祭典 #好神故事 #擺暝 #莒光


作者:林冰芳


從小土地公在我心中一直有著至高無上的存在,能和祂當鄰居也讓我有莫須有的驕傲,應該是受爺爺的影響吧!小學時總跟著爺爺時不時到廟裡東摸摸西擦擦,認為那是一種榮耀,是神明的殿堂豈是尋常人可以碰觸的呢?可是我爺爺就有這權力。

長大之後才知道原來爺爺時任村子裡的「山長」,山長的職位是村裡最年長且德高望重的人才能擔任,廟裡的大小事及擺暝都是其中重要的決策者,爺爺個性使然,平日裡總喜歡到廟裡打掃擦擦神桌,擺弄這擺弄那的,而我就跟在爺爺的屁股後面雖然不知道做甚麼卻心裡歡喜。

有天夜裡爺爺半夜裡起身穿好衣服準備下樓,睡意沉重的我問爺爺,依公,汝著去底所(你要去哪裡)?爺爺說,我著去廟裡(我要去廟裡)。原來那晚擺暝已經超過往常「熄香」的時間,始終等不到代表熄香鞭炮聲的爺爺不放心地去廟裡看看,我不知道爺爺到底有沒有幫大家找出神明不滿意的地方,卻在睡夢中聽到了響徹的鞭炮聲。

一直跟臺灣的朋友說,「擺暝」是馬祖的神明和朋友開趴的日子,境內的居民也樂於幫神明備妥Party所需要的備件,過完農曆年就是當頭們忙活的日子,因為擺暝需要準備的事情多倒數不清,祭品裡重達250公斤左右的豬公是主角,傳統的魚丸、燕餃、魚餃、魚麵當時都需要親手製作,還要考量到食福時菜色的多樣性需要另外添購加工品或配料,加上運輸不易,一個不小心海象不穩船班停駛,當頭們只能急得跳腳,與其說是年後,其實年前繁瑣的前置作業早已經開始。

熾坪境福德宮擺暝

當年男子為天的世代,生為小女子的我擺暝時頂多只能參加遊行隊伍舉著照明用的火把,向來守時的我這時候總是最後一個加入隊伍,縱使媽媽總在耳邊催促著,我依舊堅持站在家門口,等的是神明起駕後燃放的長串鞭炮飄渺的濃濃煙霧,我和幾個志同道合的同學瞬間竄進煙霧裡,雙手合十想像自己是神界的一員,直到煙霧漸散,趁媽媽手中的藤條鞭未揮到身上前飛奔進隊伍裡去。

熾坪境福德宮擺暝遶境

離家十多年因緣際會又搬回家鄉定居,終於我們家也有當頭的資格,聽到消息後很是興奮,是榮譽感嗎?還是被認同感?說不上來是那一種心情,總之我和夜間部同學分配好了日夜輪班的任務,白天當頭的瑣事由我來和同組的夥伴執行,晚上就由他來值班;當頭的組員是以抽籤方式決定,大家都認為這是土地公的決策,印象深刻的是,那年的組員裡多半是像我這樣,可能會待又可能隨時會離開家鄉的旅台鄉親,是注定還是土地公公希望我們能先為祂做些甚麼呢!我抱著學習如何做當頭的心情再藉此機會進一步了解其中的細微末節。

十一暝我跟金登伯說,依拔,我做當頭也要寫紀錄喔!帥氣的老人家狐疑的看著的我說,汝安是䀹相其嗎?為什乇著寫字?(好可愛的長輩喔)其實不單單想記錄擺暝及送喜詳細過程,更想滿足好奇心,說傳承太沉重,在了解後就能跟人自以為是的臭屁囉!

熾坪境福德宮建造於嘉慶年間至今經三度修建,為境內民眾信仰中心,熾坪境內廟宇為大坪福德宮、玄天上帝廟、老頭大王廟以及劉大王廟,上述廟宇擺暝事宜由福德宮各組當頭、廟宇管理委員會負責。擺暝日期分別為:正月十一福德宮水陳夫人、正月十三福德宮福德正神、正月十五福德宮五位靈宮、正月十七福德宮守土大王、正月二十玄天上帝廟及老頭大王廟、正月二十一劉大王廟。

玄天上帝廟、老頭大王廟、劉大王廟擺暝由福德宮廟宇委員會委員們擔綱,擺暝儀式有別於其他廟宇而是選在白天舉行,除祭品由當頭購買外,祭祀全程由委員們負責。儘管境內人口逐漸外移、老化,熾坪境始終維持傳統擺暝事宜尤其是「送喜」儀式。


熾坪境福德宮當頭擺暝準備事宜:


一、當頭者應於年前準備祭品及紙錢、蠟燭,以備年後擺暝之需,所準備之物件必須依正月十一、十三、十五、十七擺暝日所需。(祭品份量以廟宇管理委員會紀錄為依據)。


二、當頭在正月初八將海仔一一就定位,於福德宮前方並檢視服裝。

前中:保長公、左右:將軍、海仔
八將

三、正月十一(擺嬭),當頭需準備供桌讓信徒供奉祭品。

附註:擺嬭為家中尚有十六歲以下未成年之子女,長輩們為祈求臨水陳夫人庇祐成人,因此祭祀者須準備祭品並加以妝點擺放在貢桌上,供品包括雞、鴨、魚、肉(三牲)水果等共計十份。

四、徵求神明旨意開啟擺暝時刻(由山長焚香擲杯請示神明旨意),廟前供桌上須擺放當日擺暝神像或香爐,並附蠟燭燭臺一對、酒一瓶(倒入五小杯中)、茶葉少許(分別放入五杯茶杯中)、紅盤(盤中放入糖果、橘子、龍眼乾等甜食)、交擲一對,以上物件稱為框酒(福州音)。

五、神龕供桌上當頭需準備豬頭、尾巴一付(豬頭上須放置小刀及鹽巴)、紅盤內放入紅白花(可以以油菜花代替)、紅蛋、野麥(野麥兩支裹成一對,利用紅紙包裹)、小蠟燭,數量以當日送喜子人數為依據。

熾坪境福德宮擺暝供品

六、送喜時,山長帶出的紅盤正中央擺放香爐並放入紅蛋一對(紅蛋內插入紅白花少許)、小蠟燭一對、小鞭炮一對、野麥一對,以上物件送入喜子或喜母家中。

送至喜戶之物品

七、山長需請人撐黑傘鑼鼓隊隨伺在後步入喜家(撐傘之人需為莊重之士,廟委會主任委員最適宜),抵達後,喜家需點九支香,分別插入喜家中天公爐、廟內香爐及娘神爐中,再將由宮中點染之香火互換插入自家香爐,山長將帶入之以上物件放入喜家床上並蓋上被褥,象徵留住吉利,來年再添子嗣。

時任山長劉金燈及廟宇管理委員會主委曹天金送喜

八、山長食用完喜戶所準備的點心後,取回紅盤帶回廟裡,此時喜戶將致上餽贈紅包,山長在接受之時需呼喊喝采「添福、添壽、添、添、添」,不僅僅意指添紅包喜戶也添喜氣福氣,喜戶也須再拿出一只紅包應賀詞。

附註:送喜子順序依嬰兒出生先後決定順序,送喜母順序依結婚男丁年齡大、小為依據。受少子化及傳統重男輕女影響,「喜子」原屬家戶中添男丁者,近幾年為增添喜氣,演變為家中有新生兒者都願意參加。

喜戶餽贈紅包

九、正月十三(福德正神擺明),信徒需點燃蠟燭並寫上姓名擺放廟中紅桌上,喜戶們供奉水酒及喜燈(喜子一盞、喜母兩盞),當頭最重要的任務需看好蠟燭及喜燈,燈火不能熄滅,傳統玻璃紙製作成的喜燈因屬易燃,且若有不慎會觸及喜家霉頭惹眾怒,因此當頭者會格外謹慎,時至今日,大多數喜家已經改由電子燈代替。

附註:參加擺暝喜子、喜母之喜家,擺暝隔日,當頭需在喜燈中放入一對小蠟燭回禮,供奉之水酒也須回贈些許,以表謝意。


十、擺暝主神每日不同,廟前供桌上須擺放當日擺暝神像或香爐,並附蠟燭燭臺一對、酒一瓶(倒入五小杯中)、茶葉少許(分別放入五杯茶杯中)、紅盤(盤中放入糖果、橘子、龍眼乾等甜食)、交擲一對。


十一、當頭需提前製作魚丸、魚餃、大小魚麵(可用米粉代替)、炸魚塊、雞、鴨供品。


十二、信徒若還願供奉羊隻、豬隻當頭需準備桌子擺放。


十三、擺暝時當頭必須不時清理香火及蠟燭心,切忌蠟燭及喜燈之燈火不可熄滅,以示平安。


十四、正月十三須送喜母(若同年喜母戶數眾多,當頭需事前協議,分別在十三、十五、十七送喜)。

附註:(過程及物件準備同十一擺嬭日、喜家將準備鹹、甜點心數種請眾家親友食用,依古例,欲食用者需尾隨鑼鼓隊,手持喜燈才得以分享,現今則以分享喜悅的心情,希望眾多人到府享受美食)


十五、正月十四中午,當頭需烹調祭品,信徒於當日中午進行食福。

附註:經廟委會向福德正神請示後,食福從106年起由三次縮減為十三暝隔天(正月十四)中午一次。


十六、正月十八食福完畢,當頭需清理廟內廚房及外廳,並將海仔服裝清洗乾淨,海仔歸位。


十七、當頭統計擺暝支出並向信徒收取款項。

附註:當頭者依廟宇管理委員會決議,九十五年正月十八食福時向鄉親宣布,在地住戶都得參予當頭,除年六十歲以上獨居長者以外。


139 次瀏覽

© Matsugod 2019  |  本網站由連江縣政府文化處負責維護管理

參考資料      |    馬祖好食